收回思绪后。

萧刹的眸光又变得一片柔和。

他将赵清婉轻轻地拦腰抱起,将她温柔地放到了凤榻上。

赵清婉的脸颊瞬间染上了一片红晕,宛如初春里一朵含苞待放的桃花。

萧刹轻轻覆在她身上。

与她的脸隔着一寸的暧昧距离。

眸光深情如水地柔声表白道:“皇后,朕真的,特别特别爱你……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今夜,你只许想着朕,不许想其他任何人,好不好?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皇后真乖……”

萧刹满意而宠溺地呢喃了一句,便动情地闭上了眸子。

轻轻覆上了赵清婉的唇。

对榻上这个他爱到骨子里的女人,他毫不吝啬地给了他此生所能给的所有温柔。

无一丝丝的保留。

而她,亦是全然接受。

温顺可人地沉溺在他的无限温柔里,似是永远不想与他分开……

殿试进行了三日。

萧刹也非常辛苦了三日,才终于结束。

再三日后,金榜放了出来。

不算很意外的,宴子勋再次拔得头筹,得了一甲第一名。

成了名副其实的状元郎。

霍莲莲自是兴高采烈地将这个好消息,又马上告知给了赵清婉。

这数日,赵清婉与萧刹琴瑟和鸣,二人还浪漫地约定了下辈子还要再做夫妻。

宴子勋的事,彼此都故意闭口未谈。

但如今金榜已出,宴子勋也即将入朝为官。

再逃避着不谈宴子勋这个他们共同的故人,其实二人心里都有一丝尴尬。

萧刹是男人,又是他钦定出的宴子勋这个状元。

终还是他先主动谈及了他。

金榜放出的这日傍晚,他特意回凤仪殿用晚膳。

吃了几口后,他便装作一脸随意地主动聊起道:“皇后,想必这届的状元郎,你已经知道是谁了吧?”

“嗯,臣妾下午刚听说了。”

赵清婉低着头,微微愣了一下,轻扯唇角道。

“你是不是也没想到,你们的萍县不只是能出会元,还能出状元?”

“呵呵,臣妾是有些没想到。”

“朕倒是没觉得多意外。宴子勋年少时便才学出众,如今能高中状元,亦是他努力的结果,是他该得的。”

“朕到时会在朝廷里给他安排个好职位,绝不让他的才华埋没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怎么,皇后不希望朕重用他吗?”

“没有,前朝的事臣妾也不懂,皇上想怎么安排,自然便是怎么安排为好。”

这个让人尴尬的话题!

赵清婉真想马上放下碗筷。

不吃这顿食不知味,让人浑身不自在的晚膳了。

萧刹见赵清婉一直低着头,明显不自在,他心里不由涌起一抹醋意。

眸光带着一丝幽怨的深深瞟了她一眼。

继续说道:“朕打算,三日后,在朗月台安排一次晚宴,宴请一甲进士与前五名的二甲进士。”

“哦,那……那晚宴是交由后宫这边来安排,还是直接由内府务来安排?”

“皇后想由谁来安排呢?”

“皇上这是宴请未来的前朝官员,自是也由皇上来决定。”

“呵呵,皇后总是如此识大体。”